韩雪盯着周游半晌,陷入了沉思,刚准备开口之际,屋外传来了脚步声,进门是刚刚送饭的弟子,先是朝着周游微微施礼,道:“周门主,七师兄请您过去商量点事情。”

  周游愣住,他明白所谓的七师兄就是风寒阳,但是他找自己会有什么事情呢?

  “他有没有提到具体什么事情?”

  白衣弟子摇头道:“这个我就不清楚了,但是听说是关于筹备一事的,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。”

  筹备药草的事情不是都交给了陆瑶吗?风寒阳怎么也掺和进来了?

  周游虽然有些疑惑,但还是点头道:“在什么地方约见?我收拾下就过去。”

  白衣弟子回道:“在风师兄的住处。”

  周游点了点头,道:“他的住处我知道,你先下去吧,我收拾下自己过去就好。”

  韩雪笑看着周游,突然道:“恐怕不只是筹措一事,这会你可有麻烦了。”

  周游看着她,瞪眼道:“你是巴不得本门主身上一堆麻烦事吧?”

  韩雪眨了眨眼睛,道:“这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,不过可以提醒你一句,那小子对你家陆瑶妹子有心思,想必也是打翻了醋坛子,所以,你还小心为妙。”

  这一点周游倒是没注意,不过都说女人的第六感超级准,所以周游还是宁愿相信她的话,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那可得谢谢你的提醒了。”

  韩雪笑着说了一句:“不客气。”

  周游简单整理了仪容,便朝着风寒阳的住处而去。剑云宗虽然弟子众多,但也仅仅只有七个入室弟子,跟外门弟子无论是待遇还是住所都有着区分,而上山之时陆瑶也有介绍过,随意还是记得住。

  走过两道长廊拐过两道弯,周游已经来到了风寒阳的屋门外,稍作犹豫之后,周游还是敲响了他的房门,两声之后里面传出了风寒阳的声音,紧接着就是开门的声音。

  风寒阳再见到周游的时候,明显有着意外跟惊讶,却还是将他请进了门,毕竟这也是剑云宗的待客之道。

  “周门主,光临寒舍是有什么指教?”风寒阳盯着椅子上的周游,话语虽然平和,但是却没有什么亲和感。

  闻言,周游瞬间就愣住,皱眉道:“风兄弟此话何意?难道不是你吩咐人召唤我来的?”

  风寒阳讥讽地笑了笑,道:“周门主此话诧异,在下跟你似乎没什么交情,另外警告你一句,最好离小师妹远一些,她不是你能高攀起的。”

  周游没闲心清跟他抽这个风,一本正经地问:“真的不是你拆人召唤我来的?”

  风寒阳稍作沉吟,摇头道:“我并没有差人去找你,只是你突然冒昧来访,不知道是何用意?”

  周游的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,还未等他做出反应,突然一道身影穿门而入,只是剑光一闪就直刺风寒阳。

  惊慌之下的风寒阳猛然起身,身子微微侧身躲过了这一剑,与此同时,周游不顾一切地召唤出焚天剑,刺向了神秘黑衣人。

  然而,黑衣人的身法过于玄妙,就如同鬼魅一般消失在眼前,等到周游惊呼一声,黑衣人已然出现在了风寒阳的身后,并一掌将他推上了焚天剑的剑锋。

  周游惊骇之下收剑已然来不及,只能眼看着风寒阳被自己的焚天剑穿透胸膛,这一切都是瞬间发生的,周游已经是满头大汗,等他反应过来,黑衣人已然飞身而出,像是风一般,消失的悄无声息。

  焚天剑已经被鲜血染红,看上去更加的火红鲜艳,而风寒阳的脸开始变轻扭曲,甚至连疼痛哀嚎的声音也发不出,只能眼睑低垂看着刺入胸膛的焚天剑。

  “放慢呼吸。”周游已经来不及思索,更没有去追黑衣人的打算,此刻他唯一能做的,就是抓紧救治风寒阳,也许还有一线机会。

  风寒阳眼神游离地看着周游,眼中没有怨恨,反而有着一丝的着急,喉咙中嘶哑出两个字:“快走。”

  周游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,这一切只要有脑子的人就能够看出来,他俩被人算计了,至于什么目的谁都没有心思去想。

  他此刻居然说出这么一句话,周游当然更加不能走了,即便知道接下来会遇到什么,但他绝对不能走,因为他觉得风寒阳还是可以抢救一下。

  “别说话,现在放慢呼吸。”周游一脸严谨地拖着手中的焚天剑,然后从雷云包里掏出一颗药丸递到风寒阳的嘴边,道:“服下它,从现在开始你什么话都别说,我一定救火你。”

  周游这么做不仅是为了他,更是为了自己,因为风寒阳一旦死了,他就是有口难言了,若不出意外,很快便有人赶到,倒时就会认定周游是杀

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神医小农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降巨富只为原作者方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方长并收藏神医小农民最新章节